设计优秀作品
技术领先创新

ABOUT US

突发事故,城市规划责任几何

发布时间:2015-9-16

天津市滨海新区开发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,波及周边多个住宅区。

近年来,类似的事故偶有发生。2004年4月,重庆天原化工厂氯气泄漏发生爆炸,15万群众被紧急疏散;2005年11月,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爆燃,哈尔滨市民饮水困难;2013年11月,中石化青岛管线爆炸,给周边多个住宅区造成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。每当事故发生,社会舆论焦点都会指向城市规划,认为是规划不当导致了过多的人员伤亡。那么,事实真是这样么?

距离天津滨海新区爆炸地点3公里的范围内,分布了逾11处住宅及公寓小区。其中,爆炸事故现场离万科海港城3期仅为500米,距启航嘉园800米、合生君景湾1400米、天滨公寓1300米、金域蓝湾1300米、瑞达公寓1800米、万通新城国际1900米。这些小区都受到了爆炸影响,造成一定损失。

8月17日,万科集团总裁郁亮公开表态,针对住宅小区距离危险品仓库如此之近的敏感问题,郁亮表示,万科是于2010年拿地,当时的规划中并没有危险品仓库的存在。之后的规划变更,万科并不知情。

从天津滨海新区的规划示意图中可以看到,爆炸仓库毗邻城市干道,有很多住宅区甚至学校、会展中心等城市公共建筑都在爆炸仓库附近。而爆炸仓库和住宅区及周边商业区之间几乎没有隔离带,有的只是城市干道旁的隔离防护带。

城市应该如何布局?城市安全怎样保证?带着这样的疑问,记者走访了业内专家。“从规划角度上说,危险化工品的仓储空间和相应的生产用地周边要留足够的防护距离。另外,国家有关危险化工用品的存储规范应该考虑防爆间距的问题。”清华同衡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规划师表示,危险化学品的防护间距,不仅要考虑防火,还要考虑防爆。

按照国家规定,大型危险化学品仓库、液化石油气储备站等应设在远离居住区、村镇、工业企业和影剧院、体育馆等重要公共建筑物的地区,并应选择在常年主导风向的下风向。厂矿企业的生产附属仓库不应设在城市的住宅区和公共建筑区,宜设在厂区边缘的安全地带。

化工园区、厂区以及危化品运输管线和存储区与城市形成复杂的空间关系。规划专家建议,在编制危化企业与园区规划时,要夯实规划数据基础,对周边环境进行充分调研,以安全隔离为核心进行选址和空间布局。

但是,很多规划师对化工园区及企业的空间规划布局感到困惑。如,园区的集聚度有没有限度?安全隔离区带的宽度如何确定?如何应对长远规划的不确定性?风险评估应该先于规划设计还是后于规划设计?我国有关危险化学品生产、储存企业与周围城区、居民区、公共建筑的安全防护距离法规尚不健全,因此,有不少规划师表示,化工厂与居民区之间的隔离带该有多宽是一道难解的算术题。

城市中往往有现状存在和规划中的化工园区,这些化工园区中集聚大量的化工企业,属于典型的“邻避”设施,但其又是国民经济和城市产业结构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城市规划与管理系教授强调,此次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的爆炸事故中,住宅区和危险品仓库靠得如此之近,所牵扯的已经不是简单的“邻避”问题了,而是远远突破了安全底线。何为安全底线?该教授介绍说,《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(GB18265 2000)》中明确规定,“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、交通干线、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米”。

这1000米是通过一些计算公式、标准爆炸当量影响值和以往爆炸事故数据的平均取值推算而来的。因不同的化工厂所处的现场环境不同,且不同种类的化工产品爆炸具有不可预知性,以目前的技术手段很难精准推算出合理的隔离宽度数值。因此,在上述规范中,也只是用“至少保持”这种不确定的字眼作为一种控制性手段,其核心目的是希望最大化减少事故发生后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。

在规划编制过程中预留安全距离,是减少事故损失的基本防线,却无法从根源上防止事故发生。

有些化工产品其实也是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,如果其生产地和储存地过于偏远,则必然要建设较长的运输管线或增加物流运输距离,从某种程度上来看,这无非就是由“点”变为“线”,同样是安全隐患。

其实,与其纠结规划选址问题,不如放慢城市建设的脚步,将各种环境评估和风险评估做好,真正把公众的安全和利益放在首位。

此次事故发生后,很多人都在谴责城市规划,质疑危险品仓库的规划选址、化工企业的规划选址乃至整个滨海新区的规划选址。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一位规划师提出疑问,谁也不希望靠近危险源,化工企业和危险品存储仓库究竟应该建在哪里?

“面对类似的突发事故,城市规划其实也是一个无力的学科,城市规划无法阻止事故发生。”该规划师认为,与其在事故发生后将矛头指向城市规划,不如在平时多支付些成本来防范事故发生。

“如果,未来的城市规划不再局限于空间组织,而是能更深地作用于社会组织,更好地协同包括安评、安监在内的整个城市运行系统,也许,城市规划能为避免这样的爆炸事故尽一份力。”该规划师如是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