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优秀作品
技术领先创新

ABOUT US

用建筑评论审视城市问题的四点思考

发布时间:2016-4-6

城市文脉与20世纪建筑遗产

“传承文化基因,守望精神家园”的本质是为了服务新型城镇化、城市化的文脉传承。在当代城市建设中,“乡愁”是常常被忽视的问题。

城市随着混凝土高楼逐渐僵硬化,文化遗产保护的重点越来越集中在管理思辨上。可以看出,在建筑师、文博专家所实践的建筑遗产保护与开发利用中,确实存在认知与操作上的误区。

从20世纪遗产保护的视点上看,失忆的城市使建筑师对当代城市有更多的痛与爱,对此,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《20世纪遗产保护》一书中强调:“我国20世纪遗产,根植于近现代中国的百年风云,直接地反映了人类进步与社会发展的重要过程。这与古代遗存不同,是功能延续着的活的遗产。”

要对城市文脉加以保护,使人类发展记录更完整,使社会教育功能更完善,使城市文化特色更鲜明,使建筑创作更有特色和针对性,保留住城市标志性的建筑物。

在城市化特色建设中,一方面要让乡间的气息不被城市建设的浪潮盲目冲刷;另一方面,也要改变技术的趋同导致的建筑物趋同。用20世纪建筑遗产的营养,用20世纪建筑师的设计思想抹平城市建筑模式同质化。

国际规划大师沙里宁说:“让我看看你们的城市吧,我就知道你们的人民在文化上追求什么。”

城市是人类文化在不同时期的重要载体,如何规避“千城一面”、“万镇一面”,如何让城市文脉深深打上20世纪遗产的记忆,如何在城市百年交替与更新中亦传统亦现代……融入当代设计思维,是对城市建设更为丰富、更为有效的建筑遗产之思和有境界的设计智慧。

社会责任与建筑方针

建筑设计要全面反映社会的价值。建筑设计史表明,建筑设计界是与进步的变革运动联系在一起的,建筑师最大的社会责任,就是要使设计的作品能深入地从健康、环境、生态、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处理好相关细节,体现出对人细致入微的关怀。

在当下,城市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,人性与良知时常被利欲所扭曲,建筑师要真诚地将社会整体,尤其是为民设计作为最高的从业目标。

《若干意见》在第一条指导思想中,提出了用“适用、经济、绿色、美观”的建筑方针,转变城市发展方式的新战略。“绿色”是此次建筑方针增加的主角,“美观”也历史性地得到了强化。

1952年,我国首次提出了“适用、经济、在可能的条件下注意美观”的建筑方针,60多年来,这个方针不断因时代变化而欲推陈出新,但实践证明,只要是经典,就会永恒照耀。

优秀的建筑思想不仅是一种标尺,更是一种财富与建筑遗产。新建筑方针,无需推倒历史的内容重来,而是要还历史一个常议常新的话题。

绿色建筑方针是本质不是标签,绿色发展要在优化环境的同时释放促进增长的新功能;绿色发展要在城市工业现代化的基础上实现产业升级;绿色发展要捕捉需求结构变化、激发新的比较优势;绿色发展要通过普惠公众产品实现基本环境权利的平等。

事实上,目前不少城市仅从指标上去衡量建筑,而未从实际需求出发,有些所谓的“绿色建筑”并非体现城市设计者的智慧,不仅不宜居,而且是“活生生”的浪费。

从一定意义上看,这些标签式的形式主义设计行为,不仅是对真正的民生关注不够,还忘记了建筑在塑造和影响人类民主文明中的作用,不关心公共性的任何建筑设计对社会都是有害的。到头来,非但不能给城市带来美观,还会对城市精神塑造造成伤害。

尽管当下由于中央的政策,过度城市化正被遏制,但“城市病”还在蔓延,尊重城市发展规律还仅仅停滞在口号上,亟待成为设计者与管理者的共识。

城市安全与海绵城市设计

在《若干意见》中,第十条、第十五条、第十六条、第十九条、第二十七条从不同侧面提出城市安全建设问题,结合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中强调的安全第一原则,给建筑师、规划师提出了本质安全的规划设计目标与任务。

开展城市综合减灾的安全管理,离不开管理者的安全顶层设计,更有赖于人性化的安全空间设计营造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建筑师、规划师将灾害与事故视为偶然的、孤立的突发事件,对灾害防控的态度仅寄托在政府管理部门,并一直认为建筑安危是结构工程师的使命。

2003年“非典”事件,暴露了医疗建筑中防御公共卫生事件缺失的设计安全隐患,使建筑师、规划师开始认识到,建筑安全已经涉及到自然灾害、人为灾害,甚至反恐防暴的方方面面。

建筑防范的精细化设计不考虑防灾疏散空间是不全面的,不从建筑初期思考安全内涵就不是本质安全。精细化城市防灾必须要求管理者、建设者与设计师同思安全。

城市建设中涉及到的环境评价与安全评价,建筑师都要有所了解,并对之间的辩证关系有所把控。

环评是指对规划设计后可造成的环境影响予以分析、预测和评估;安评是以工程、系统安全为目的,发现其中存在的危险、有害因素并予以辨识分析。

环评与安评有许多相似之处,但评价范围不同、关注重点不同、工作手段不同。

其共同点在于,服务对象都是同一载体——城市或建筑,共同揭示风险源,体现安全减灾的重大责任。

大量事故灾害的事例说明,教训不单要以改革诚意弥补,而是重在树立真正的事故教训学习机制,使建筑师具备安全减灾设计的基本思路。

景观设计师俞孔坚指出,不科学的工程性措施导致水系统功能的整体退化。为此,他提出了以跨尺度的生态规划设计理论和方法体系为基础的“海绵城市”防灾设计观,分析水生态安全格局的宏观层面,合理规划并形成实体的“城镇海绵系统”的中观层面以及公园或小区等局域集水单元建设的微观层面。

事实上,自2000年以来,联合国减灾战略就多次强调,建设弹性城市以应对灾难。海绵城市设计是恢复城市弹性空间、回归土地本质的重要途径及应推荐的方法,有益于水安全。

“多规合一”与城市设计

《若干意见》第四条强调依法制定城市规划,提出改革完善大城市规划管理体制,加强城市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衔接,推进“两图合一”,并希望在有条件的城市探索城市规划管理和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合一。

这无疑是创新规划理念、改进规划方法,把以人为本、尊重自然、传承历史、绿色低碳等理念融入城市规划全过程,一张蓝图干到底的绝好举措,其最大益处是实现城市规划设计的和谐统一。

“多规合一”有利于在空间层面上将发展统筹起来,通过“多规合一”的平台可推动空间布局和利用的有序平衡,实现资源集约、降低成本,在处理山、水、田、城和人的关系时,实现城乡统筹,提升城市承载力和宜居度。

同时,在优化公共审批管理流程中,还有效解决规划中的公众参与决策等问题。在实现“多规合一”的统筹时,推进城市设计又是一个层面的城市优化管理的“点”。因为城市设计是落实城市规划、指导建筑设计、塑造城市特色风貌不可缺少的有效手段。

大量实践说明单纯的建筑设计解决不了城市发展问题,同样仅靠城市规划更难以使城市精细化,所以无论是建筑师、还是规划师,打破专业局限投身城市设计将是城市优质建设的“幸事”。因为只有城市设计,可从整体平面和立体空间统筹城市层面的建筑布局,协调城市景观风貌,使单体建筑无论在形体、色彩、体量、高度等方面满足城市设计的总要求。

当然,城市设计师应具备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。设计大师阿尔瓦•阿尔托说:“我们不仅要关注每一个建筑单体,还要关注建筑中的每一个细节以及城市其他所有的功能。”

城市建筑要艺术、要宜人、要有适用功能、要有文化影响力的“万全之策”虽然很难,但有城市设计的建筑创作会带给城市负责任的地域性、时代性和创新性作品,不仅增加家园幸福的指数,更体现让生活更美好的城市本质追求。

用建筑评论之思去审视当下城市问题,尽管我们发现不少作品有以人为本的设计尝试,但也不乏拜金美学堆积的现实。

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,经历了国外百年建筑历程,也凝结下大量悬而未果之问题,要承认不少前车之鉴,尚未成为后事之师。

愿中国建筑师及评论家们在中央《若干意见》为我们铺就的倡言平台上积极思考,能讲科学理性真话。因为,中国城市建设需要规划设计大师,更离不开有深刻良知与清澈洞见之思的建筑评论家。